孤魂

不知道该写什么,先空着吧(。・ω・。)

【个人渣翻】普神圣约—序

V不散宴席:

开个大坑,如果有感兴趣的朋友们愿意来接坑翻译或者校对那就太好了。翻译水平不高也就请看个乐呵吧,欢迎指正。

Foreword

To this day I could not tell you the very beginning of our story─how Primus came to be, nor why, nor when. Though my curiosity burns me greatly, I have had to be satisfied with looking at the Covenant’s hidden stories, written in codes I cannot decipher, knowing that they exist, and knowing that there was a beginning.

Yes, there is a first page and prior to that there is a blank page, but that is all.

Today I have set myself the task of translating and editing the Covenant of Primus so that it is meaningful for human contemplation. Since our fates are now entwined as galactic neighbors, you should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gain a greater understanding of who we are and where we have come from. The Covenant is our history─a full and lengthy record─of which this is only a fragment, but I hope that it proves a worthwhile and illustrative fragment that will satisfy your curiosity and allow you to develop a richer understanding of the personalities you have so lately met.

For the ease of your reading pleasure, I have translated many Cybertronian proper nouns, pronouns, and phrases into English, and into Earth-normative concepts also. In doing this, I hope that I have not caused confusion or overstepped my authority in the use of your languages and customs. It has long been our habit to observe alien cultures and attempt to make ourselves intelligible to them in their own terms wherever we can, be it in physical form, language, or manner. Where a significant deviation from Cybertronian culture cannot be avoided, I shall make a note in the text. ─ Alpha Trion 序言
直到今天,我还是无法告诉你们这个故事的开端是什么样的—primus是为何,何时,怎样出现的,尽管我的好奇心燃烧旺盛,我只能满足于看着圣约里隐藏的故事,用我无法破解的密码书写的,证明他们存在的过,一个开端。

是的,在第一页是一个空白页,这就是全部了。

今天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任务,翻译并编辑普神圣约,这对人类的思考是有意义的。既然如今我们是命运相连的银河系的邻居,你们就应该有机会更好地了解我们是谁,我们来自哪里。圣约是我们的历史—它有一个完整悠久的记录--虽然这只是一个片段,但我希望能证明它一个有价值的,具有说明性的片段,它将满足你们的好奇心,让你们对最近遇到的人物有更深刻的理解。

为了方便你的阅读,我已经将许多塞伯坦专有名词,代词和短语翻译成英文,并将其翻译成地球语规范的概念。在这样做的时候,我希望我没有在使用你们的语言和习俗方面造成混乱或超出我的能力范围。我们习惯于观察外来文化,并试图用自己的方式让我们能够理解,不论是物质,语言还是方式。如果无法避免与塞伯坦文化的显着偏差,我将在文本中做一个注释。 ---钛师傅

hhhhhhhhhhhh

共享坏人:

《电音之神3:诸神蹦迪》
海拉:你说你是什么神?索尔:…电音之神!!!
画了整整一天!!!不会做动画,用的录屏软件和ps做的gif做了一个卡不上节奏的微视频(自我娱乐中)

私心tag锤基,我爱他们,明天画图

视频链接:https://m.weibo.cn/5088931360/4171923971586018

【授权翻译/MSS】Scream to the sky(2)

“红蜘蛛!他在哪?”

霸天虎首领任命的军医吊钩,听到自家首领的声音后从数据班上抬起头。他环顾一圈,看到威震天已经恢复意识了。这时击倒——吊钩年轻但极其聪明的学徒——正在打开威震天的胸甲以便清理通风管道里的灰尘,并彻底地检查整个系统。清醒的状态不但会使手术中的威震天极度不适,而且若有任何手术需要。他的无意识能加快这个过程。

吊钩自己得去照顾毫无反应的青丘小王子。

“冷静一下,指挥官,”吊钩说道,他放下数据板并将整个脸面对着病床,“他在旁边的舱室,事实上,我刚刚检查他过来。”

威震天撑着床坐了起来,无视了因平躺过久带来的重心不稳。他定定地凝视着吊钩,像没看到击倒一样,“他还好吗?他出了什么问题?”

“少量擦伤都处理好了,”吊钩回复道,接着一丝困惑浮现在他的面甲,“不过,好吧……他不会醒过来。”威震天的眉头向下拱着,他很少那样。“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像我说的,他身体只有少数部位受了伤,”吊钩解释道,“没有任何能使他失去意识的外伤。我检查了他的每一条系统回路,没有发现任何能解释这情况的明显原因,他的处理器没有损坏,芯片也好好的。我只能推测他因为情感上的剧烈冲击而陷入了静止。

——————————————————————————————

谁能告诉我怎么在文章里弄超链接……

依旧感谢校对的小伙伴

【授权翻译/MSS】Scream to the sky

                              作者AnaMikala

                               翻译:孤魂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230808

Summary:镜像宇宙AU。青丘城陷落,红蜘蛛为了逃离无法面对的痛苦躲进了他的处理器,将自己与与世界隔绝。威震天为了拯救红蜘蛛进入了他的处理器,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看到了自己的伴侣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

前篇长段虐心预警,角色(非主角)死亡预警。

Notes:这是作者太太的第二篇同人小说,剧情上承接了《Emberglow》,不过当做独立的故事来看也没问题。文中有些细节用了一些P版的设定,或者你也可以当成任何自己喜欢的背景XD,有二设注意。

人物版权属于孩之宝。

授权截图这里(不会用超链接呀_(:з」∠)_)


———————————————————

    战争比想象中开始更早。

青丘,塞博坦的宝石,seeker们的家园,在燃烧着。火焰狂怒地席卷了整座城市,那著名的高塔以及令人炫目的塔尖早已被烧灼得漆黑,只剩下断壁残垣。横陈的躯体,已死的和将死的,仅剩下残片的,无论是男性,女性抑或幼生体都没能躲过屠杀。

汽车人是从城市内部发动的攻击。经过一个又一个月循环的煞费苦心和精密筹划,炸弹和引爆装置被擎天柱最出色的间谍和特工安放在了城市的各处,重要的标志物是最好的导火线,像那些行政大楼,歌舞升平的剧院,还有广受欢迎的集市等等。每个炸弹在同一时间被远在半个星球之外的汽车人领地上一起引爆。

然而爆炸仅仅是进攻前的信号。

汽车人的意图可不是占领,而是彻底的毁灭和屠杀。

他们掠夺一切,把任何还没有在爆炸中消失的东西彻底破坏,城里的居住者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知所措,组织不起来太多抵抗。青丘城的精英空中编队凝结起最后的力量,进行了英勇而绝望的回击,可是这进攻太突然且来势汹汹,他们没什么回旋的余地。疏散进行不久,生存就成了那些幸存者唯一的目标,而且紧接着就连这个也几乎不可能实现了。

火焰将很快吞噬青丘城仅剩的残骸。

威震天向前飞着,身下的青丘城已变成了辨认不出的地狱。他强迫自己继续飞行,引擎开始发出杂音,现在只有一件事在他的处理器中盘旋。他得找到红蜘蛛。

霸天虎,seeker们的盟军,并未能及时赶到青丘。当突袭发生时,霸天虎们刚刚到达他们的总部卡隆,即使这两座城市紧挨着,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威震天下令让他的军队保护青丘城,可是当他们到达时,绝大部分城市已淹没在火海中了。汽车人在城里肆虐,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霸天虎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搜寻幸存者,他们还发现生还的人数少得可怜。

当噩耗击中威震天时,他感觉余烬要在余烬仓里冻结了——当突袭发生的时候,红蜘蛛还在那儿。他是青丘领袖的第一个后代,也是整个城市的骄傲。近来汽车人在青丘周围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已经让议会——更不用说普通民众——忧心忡忡。红蜘蛛被叫回家商议对策,他是现任领袖飓风的继承人,她认为谨慎起见,应该让他参与决定如何解决这些威胁。红蜘蛛听到有敌军偷偷摸摸地潜伏在他深爱的城市周围且意图不明,便没有丝毫犹豫地赶回家了。

仅仅几个循环后,青丘沦陷了。

威震天听到消息后把指挥权暂时交给声波,只身一人前往寻找红蜘蛛。他很晚才意识到他没有任何设备能够帮他定位他的恋人的信号,他们几天前的余烬融合给了一个微弱的链接通向他的伴侣,可这不够他穿过这么长的距离分辨其他人和红蜘蛛。没有什么链接能比得上绑定的伴侣。

绑定的伴侣啊……威震天这才意识到他渴望与红蜘蛛绑定,他对这个seeker的爱意如此浓厚,然而现在,他快要失去他了。

不,不会的。他一定还活着,他不可能已经下线了。如果红蜘蛛死去,他会在余烬中感应到的……不是吗?

他也不知道。

“红蜘蛛!”威震天的发生器和内部通讯设备同时嘶吼着。他自己也很难从火焰的咆哮和风的怒吼中听清自己的声音,所以当几塞分过去,他很震惊地听见几缕从废墟下传出的声音。那声音模糊地掠过他的音频接收器,使他差一点就忽略了,不过当他听清后余烬一下子收紧了。绝望到极点的恸哭从曾经金碧辉煌的建筑的残骸中飘出,而且他知道,毫无疑问,那声音属于他的红蜘蛛。

威震天几乎以直角俯冲,在快接近地面时变形降落在一片尘埃里,全然不顾危险地向着燃烧着的建筑冲去,竭尽全力地搬开废墟断壁。他叫喊着红蜘蛛的名字,光学镜极度渴望地看着自己的恋人。

当他看清身前的情景,光镜蓦然睁大,他一下子僵住了。

红蜘蛛跪在地上,背影朝着威震天。他怀里紧抱着一具机体,不断摇晃着,蜷缩着的身体几乎覆盖它。旁边还有一具汽车人的残骸,不过霸天虎的指挥官没空注意这个。当他能够使自己移动,他马上赶到了红蜘蛛身边,宽慰和担心交织在一起,让他的余烬快要爆炸了。他跪坐在seeker旁,看清红蜘蛛抱着的是谁后,再一次僵住了。

那是闹翻天。红蜘蛛的僚机毫无生气地躺在他的臂弯里,光镜黯淡。他身上布满了尘土,烟灰和大量的能量液。他的面甲湿漉漉的,红蜘蛛流下的眼泪滚落到闹翻天的脸上,看上去仿佛是他在哭泣一般。他曾经充满生机而又鲜艳的涂装正慢慢地退成死亡的灰色。

红蜘蛛并没有发现威震天的存在,他的机体因失去僚机的巨大悲痛而剧烈地颤抖着。他的光镜茫然而空洞,流露出深深的绝望。他的嘴唇快速地张合着,不过威震天听不到他在说什么,火焰的嘶吼吞噬了红蜘蛛的声音。他甚至才意识到红蜘蛛正在说话。

“红蜘蛛!” 他用能穿过这人间炼狱的声音大声喊着。当他发现恋人没有反应,他抓着seeker的另一侧肩膀摇晃着他,“红蜘蛛!”

还是没有反应。红蜘蛛仅仅是更用力地抱紧了闹翻天,仿佛害怕闹闹会离他而去。

绝望中,威震天托起红蜘蛛的脸庞并强迫他们两个四目相对。“红蜘蛛,看着我。”他恳求道,向普神祈祷他的话能被听见。

红蜘蛛慢慢地回过神,过了一会他虚弱地不断呼唤道,“威震天……”

现在他得到了红蜘蛛的注意力,威震天一时语塞,这种情况下他该说些什么?他只能凝视着爱侣充满清洗液的光镜。当他终于能够开口,从唇间溢出的问题使他更加混乱了。

“惊天雷哪儿去了?”

他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先问出这个,一定是他的处理器出毛病了才会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这个如此欠考虑的问题。

 红蜘蛛的面甲痉挛着,他的光镜霎时间关闭了。他颤抖着,仿佛经受了致命一击,发生器像被撕裂一样地悲鸣着。

威震天向后退了一步,震惊于红蜘蛛的反应,音频接收器里回荡着他的哭喊。他盯着红蜘蛛抽泣的脸,摇晃着seeker,恐惧在他的余烬中沉淀着。惊天雷……难道他也……?

不等他真正想明白为什么,他转过头并仔细观察着死去的汽车人附近。它的底盘几乎全变灰了,不过那没有吸引住威震天的注意力。一具seeker的尸体也横躺在那儿,几乎隐藏在了那个大上好多的汽车人的阴影里。它的胸甲被撕开,里面的余烬舱被摧毁。在野蛮的进攻过后这儿没有留下一点生还的痕迹。

这是惊天雷。两个红蜘蛛的僚机都死了,他们的机体随着糟糕的结局尘埃落定而渐渐变灰。Seeker们社会的核心,三人小组,是绑定这三个个体单位的一道神圣契约,僚机之间链接的重要性仅仅次于绑定的终生伴侣。红蜘蛛的三人小组被撕碎了,闹翻天与惊天雷从他身边被夺走,毫无疑问,就躺在汽车人的尸体旁。是红蜘蛛在悲痛中杀死了那个汽车人吗?似乎只能这么解释,因为只有红蜘蛛活了下来而汽车人没有。被粗暴地切断了与僚机之间的链接,可能彻底地激起了领袖之子的怒火。

“不……”威震天喃喃着,他终于明白了他所看见的一切。他转向他的恋人,“红蜘蛛……”

突然,巨响让他跳了起来,紧接着,响起另一声较低的吱吱呻吟声。冰冷的恐惧使他的余烬收缩紧,紧接着他抬头看到了建筑物中心支柱的遗骸。

大量的支撑物在火焰的高温中坍塌了,并慢慢倾斜下来,正朝着他们,当然了。

“红蜘蛛!”威震天喊道,“我们得离开这儿!”

红蜘蛛抬头看看柱子,他痛苦的表情突然浮现出一种决绝的平静。他一只手揽着闹翻天,这时另一根岩石柱子隐约开始瓦解,整根支柱朝着他们缓慢却注定般可怕地倒下去。他疲惫地关闭了光镜,看上去几乎因为距死亡只有几英尺而高兴。

“不!”威震天咆哮着,“红蜘蛛!”他冲向seeker,抓紧那稍小的机体抬离地面。来不及思考,他带着红蜘蛛扑向一边,他希冀着,能找到穿过废墟的路径。他撞上了剩余的残壁,焦黑的石头落下,轻易地挡住他的去路。

响声震耳欲聋,威震天脚下的大地剧烈地震荡着。所带来的波动无情地在他的背甲上狠狠一击,将他甩出好远,仿佛他没重量一般。他撞上了另一面墙,这面比刚才那面还坚固,这不可控的飞行瞬间袭来,而这时,震荡停止了。

他静止不动了一小会儿,因为刚才剧烈的碰撞。当他挣脱了麻痹的感觉,他因为痛苦而呻吟起来,咳嗽着。他的通风系统被周围的灰尘和烟雾堵塞住了,很难循环空气。他将一只手臂伸到脸前,来挡住光镜周围刺痛的颗粒。

“红蜘蛛……”他嘶哑着发生器,低头看向臂弯中的机体。“红蜘蛛?!”

他的恋人无力地依靠着他,光镜暗淡。恐慌将威震天的余烬撕碎,不过当他仔细地检查时,发现红蜘蛛只是失去了意识,并没有离去。闹翻天已经找不到了,他和惊天雷被刚刚倒塌的废墟永远地埋葬了。威震天在发现红蜘蛛依然运作后短短松了口气,接着他意识到火海仍旧包围着他们。

他得带着红蜘蛛离开这儿。他活动起他的通信单位。“声波,锁定我的坐标。我需要一座陆地桥。”



——————————————————————————————

更了一点点_(:з」∠)_我我我居然拖了两个月我有罪我悔过【

——————————————————————————————

更新啦~

170203

——————————————————————————————

年前大概就这些了_(:з」∠)_争取寒假翻完。另外感谢帮我校对的小伙伴,她没有LOFTER的账号,并坚持署名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森萨默斯先生(hhhhh

17.1.20


咳……我的重度拖延症大概是没救了orz

我家少爷太可爱了必须晒一个> <